浙江宣传

  近日,浙江宣传一位自称70多岁的浙江宣传阿姨吐槽年轻人在火车下铺挂帘子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对于卧铺挂帘一事,浙江宣传有网友表示理解年轻人,浙江宣传认为“下铺让上铺坐是浙江宣传情分,不让是浙江宣传本分”“不该搞道德绑架,不是浙江宣传谁发视频谁就有理”,也有网友说,浙江宣传“出门在外,浙江宣传应该相互理解和体谅”“下铺的浙江宣传人应该为上面的人行个方便”。

  一时间,浙江宣传“火车下铺他人到底能不能坐”再次成为舆论焦点。浙江宣传一场小争议,浙江宣传却因公共空间使用、浙江宣传个人隐私保护、浙江宣传年轻人尊老等话题的交织而被放大,引发了热烈讨论。对此,您怎么看?笔者做了一些梳理和思考。

  一、个体权利意识的表达,不该被“道德绑架”

  针对火车卧铺下铺的使用问题,去年8月中国铁路12306就回应,“相应位置使用权仅限购票乘客”。就近日发生事件,12306再次回应称,没有明确规定不能使用围挡,不影响其他旅客情况下可以使用,但需要跟各位旅客协商好。

  因此,一些纯粹批评、指责年轻人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谁的铺位谁使用”,这一点得到了广泛认同。下铺的年轻人挂上帘子,纯粹是希望“守住一亩三分地”,拥有一点个人空间,并没有违反相关规定,也没有侵犯他人的正当权利。

  在高铁时代之前,坐火车卧铺是许多人远行的主要交通方式。那时,人们对于“边界感”一词似乎也没有太直观的概念,上铺乘客常常会在下铺就餐、聊天,甚至上中下铺旅客还会一起打扑克。下铺的“共享”座位功能,渐渐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然而,打破既往默契,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不合理。现如今,大众特别是年轻人对个人空间和自我感受的追求感增强,在旅途中期待拥有独处空间也无可厚非。愿意让渡一部分权益给他人,当然值得点赞与倡导,但不愿意牺牲自我感受也不该被“道德绑架”。

  二、个例不应被“拔高”,更不应上升为代际冲突

  拉起下铺床帘的年轻人与呼吁大家评理的老年人,因各自社会经验、思维认知等的差异而产生摩擦是正常的现象,其实没必要大惊小怪。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一些言论对代际割裂问题的过度强调、反复炒作,警惕强化代际对立的舆论倾向。

  实际上,现在的年轻人从不缺乏帮助他人的善心善举。比如,今年年初,由年轻人群体发起的“陌生人父母互助条约”,被称为现代社会的“赛博协议”。“你不懂没关系,我愿意教你”“这个路口我帮帮你爸,下个路口你帮帮我爸”……一系列美好的约定透露出,当代年轻人早就在生活的各个角落里,释放着属于他们的真诚与善意。

  与此同时,绝大部分老年人是能够理解、帮助年轻群体的,对年轻人的“尊老”,他们还之以“爱幼”。比如,在大连地铁上曾有一位“硬核大爷”,腰上挂着“勿需让座”的LED显示牌,虽然老人并不是站个短途就下车,但还是坚持“现在的年轻人不易,我身体还可以,站着也没有问题”。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对年轻人来说,在维护个人隐私权时,应注意不影响别人,能主动提供便利和帮助就更好;对老年群体而言,也要逐渐接纳年轻一代对公共空间使用的新观念,平等对待年轻人,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好讲。

  三、上铺乘客要有“位”,公共服务需更有“为”

  这场卧铺挂帘之争,不仅引发我们去思考“下铺该不该让上铺中铺的乘客坐”,还应该进一步去考虑“他们可以坐在哪儿”的问题。

  坐过火车硬卧的人应该知道,一般车厢两侧上中下铺位加起来共6个,除了两个下铺,其他铺位空间都比较狭小,蜷在铺位上一段时间就需要下来动一动、坐一坐,但走道的板凳座位并不多。因此,买着下铺不让他人坐,情有可原;没买着下铺想坐一下下铺,也合乎实际。

  打造一个和谐的出行环境,一直是公共交通改进的方向。比如“静音车厢”的普及,受到了乘客的欢迎;今年年初,交通运输部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适老化无障碍出行服务工作的通知》,明确要优化购票功能,给老年人优先安排选择下铺。我们看到,难题正在一点点解决。

  卧铺挂帘事件也提醒我们,社会公共服务还有不少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不妨从资源分配的源头、制度设计等层面着手,再拿出一些“巧思”,让边界再清晰一些,让争议更少一点。

  比如,有网友就提出,可以对车厢设计进行升级,让空间分配更合理,也可提供可移动、便携式的板凳供乘客取用。笔者还想到,不妨尝试设计一套更灵活的选位机制,同时加强普及铺位使用规则等,降低矛盾产生的可能性。此外,列车组也应多加引导,促进乘客间有商有量、友好沟通,等等。

  四、“双向奔赴”的善意,是最贵的“通用车票”

  近年来,火车、高铁车厢内,乘客之间因各种原因产生摩擦冲突,常常被“挂上”热搜。一些看似不起眼的言行,在舆论的发酵下,以至小事闹大,甚至闹炸。

  在高铁、火车的车厢,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的旅人坐在一起,大家性情习惯、个人诉求各有不同。客观而言,公共服务不能完全满足个体需求,规则设置难以全面覆盖各种情况。讲求个人与他人之间的边界感固然重要,但当大家“共处一室”,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人与人之间完全割裂。

  解决好“情”“理”两难的问题,需要制度上的“补位”,也离不开相互间的体谅、尊重和协商。比如,有的宝妈担心孩子在飞机上吵闹,就给周边乘客准备耳塞、糖果、致谢便笺;有的家长怕打扰其他乘客,在高铁上为孩子播放无声的动画片;有年轻乘客主动帮老年人调整座椅,以便老人能坐得更舒适……

  说到底,卧铺挂帘之争引发的不快,是双方少了有商有量、换位思考的默契感。善意常常是“双向奔赴”的,彼此都心怀善意、沟通互动,才能让旅途更舒适。毕竟,这个世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人与人之间多几分理解和包容,公共区域才能多几分暖意与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