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建珺:“劲气”找对了 花就剪好了

  段建珺是劲气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剪纸(和林格尔剪纸)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他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舍必崖乡油坊什八台村,段建对花这里的珺找剪好汉族先辈大多是“走西口”的移民,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造就了这里蒙汉文化交融的劲气独特风貌。剪纸在这里被称作“剜花”或“铰花”,段建对花有贴在窗户上的珺找剪好窗花、贴在大门上的劲气门花、贴在墙上的段建对花墙花,以及贴在窗角的珺找剪好角花等。

  段建珺成长在民俗文化氛围浓厚的劲气剪纸世家,与剪纸的段建对花缘分从5岁就开始了。大学毕业后,珺找剪好段建珺担任中学美术教师,劲气在当地美术专家燕亮、段建对花阿木尔巴图的珺找剪好指导下,他将剪纸引入了课堂。

  段建珺参与编纂了我国第一部少数民族地区剪纸专项集成《中国民间剪纸集成·和林格尔卷》、国内首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林格尔剪纸)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史《段建珺剪纸》等重要著作,为传承与传播和林格尔剪纸文化做了大量工作。

  从“拓熏样铰”逐渐成熟于“冒铰”,从自己采集和组织学生收集剪纸图样到独自创作,从家族传承到教学实践再到抢救性研究,段建珺始终未曾放下过纸张和剪刀。

  段建珺在传承、创作上走过一段弯路。读书时,他曾受流行思潮的影响,认为传统的和林格尔剪纸有些过时,一度在剪纸创作时从写意走向写实。但在时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靳之林的点拨下,他认识到剪纸创作要深入民间,守住文化根基,避免走入创作的误区。这次纠偏,段建珺发现了蕴藏在神似与形似之间的文化逻辑,简而言之就是“劲气”。

  南朝齐谢赫提出过“六法论”,其中第一点即为“气韵生动”,气韵在我国传统美术中具有特别的意义。和林格尔剪纸名家张花女曾说,“劲气”找对了,花就剪好了。这个“劲气”就是神韵,也是和林格尔剪纸的精气神。经过深入思考和多年实践,段建珺认识到,神似是对形象的主观理解,是更高层次的形似。

  “‘劲气’用农村老大娘的话来讲就是‘活脱脱儿’。我认为,‘活脱脱儿’中的‘活’,就是民间审美中对所剪物象的神韵的追求,这也是中国民间剪纸在艺术表述上的最高审美追求。”段建珺认为,相较于西方美术更关注视觉表象,中国传统美术注重表现哲学层次的思考。比如,在和林格尔剪纸中,“水盆生命树”表现为直线而非透视法中的弧线,碗底不平,何以立住?同时,人们会把生命树的树根剪得又粗又壮,因为这代表着家族繁衍的根基,剪的时候小心谨慎,马虎不得。

  段建珺在剪纸领域建树颇丰,靳之林撰文称赞其“已远远不是拘泥于以追求剪纸工艺属性为能事的单一实践和浅尝辄止,而是熔其深厚的地域性文化积淀、鲜明的民族文化个性特质,及其充满灵性的天才艺术创造为一炉,最终造就了中国当代剪纸界独树一帜的段建珺剪纸”。他还学习过美学、民俗、考古、诗词歌赋等领域的知识和技能,为剪纸开启新思路、新视角,提升观察与思考新高度。

  通过40余年在和林格尔剪纸领域的耕耘,段建珺不仅探索出新的表现技法和创作风格,还总结出自己的创作理念。他将传承归纳为“三气”,即胆气、才气、灵气。一要有破旧立新的胆魄,在大胆尝试中发现短板和弱项,进而不断改良和优化;二要有综合修养的才学,积累更广阔的理论思辨和视野高度,让口传心授的口诀、艺诀、要领及方法能够保存下来,这是新时代剪纸艺术的特征;三要有敏锐前瞻的悟性,避免在传承创作中走向呆板和固化。段建珺把传递爱国之情、表达对生活的热情、表现深厚的人文精神作为自己剪纸创作的底色。

  随着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原本张贴剪纸的土房子、木格窗和白麻纸逐渐消失在人们的生活中,剪纸作品从实用品向装饰品、艺术品、收藏品、文创产品转型,其纳福驱邪等民俗价值转向审美功能,剪纸艺术面临新课题、新机遇。

  在此态势下,段建珺探索出“二剪论”:一剪传统,保留住原汁原味,力求不变色、不变味、不变质;二剪融合创新,融入当代生活,为生活服务。其中,传统是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基础。段建珺开创了草原大写意剪纸和和林格尔剪纸文化品牌,将剪纸引入邮票、公园景观等场景,丰富了剪纸的文化表现,在继承技艺精华和文化精要的同时,拓展了新的发展空间。

  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冯骥才称赞段建珺的剪纸:“剪似银马,纸作草原。剪飞纸转,花开万千。”天蓝草绿的和林格尔是段建珺的家乡,而剪纸就是他讲述家乡、抒发情感、感悟人生的艺术语言。在这方寸尺幅纸张中,可以窥见生命的博大。(李嫣然 王锦强 本报记者 王添艺)